010-82092128 English

集团概况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高通与华为的“合谋”

对于高通和中国智能手机业界而言,2016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去年遭受中国发改委的反垄断重罚之后,今年卷土重来的高通成功与超过110家国内手机厂商、零部件厂商、模块厂商达成了其拥有的中国专利的许可授权协议。2016年6月和7月,高通在北京和上海向不愿向其妥协的魅族公司发起了18起专利诉讼,三个月后,高通又在美国、德国和法国对魅族采取了后继的司法行动。实际上,高通采取的上述行动只是冰山一角,在谈判桌下和法庭之外其实也是暗流涌动。不久以前,高通通过关联公司与华为悄悄地完成了涉及一宗涉及大量标准必要专利的转让交易,该交易有可能会对国内的通信产业产生深远影响,本文将对相关情况进行独家报道和深入分析。

2016年4月-6月,华为向高通的全资子公司-施耐普特拉克(SNAPTRACK)股份有限公司转让了266件(合并同族后为121项)中国专利,相关专利主要涉及无线或移动通信系统、移动台装置、基站装置、移动通信方法、视频编码和传输等技术,通过分析欧洲电信标准研究院(European Telecommunications Standards Institute,以下简称为ETSI)声明的相关标准必要专利动态报告(Dynamic Report)可知,华为转让的专利中包含较多涉及通信标准的必要专利(以下简称为SEP),具体情况见下表:

QQ截图20170911104135.png

(表1数据来源:ETSI标准组织官网和合享新创incopat创新平台)

从上表可知,华为此次转让的专利质量上乘和数量可观,说明华为是下了“血本”。值得一提的是:表1列举的数据只是不完全统计,因为其中并不涉及IEEE、ITU等标准组织的SEP情况,所以华为转让专利之中有可能包含更多的SEP。经研究发现华为此次的专利转让交易与以往其他公司向高通转让专利的情况迥异,其中可能另有玄机。

一、其他公司向高通转让中国专利的情况分析
  通过检索爱立信、中兴、诺基亚、苹果、小米、思科、三星、摩托罗拉、 西门子、LG、HTC、欧珀、步步高 、微软等公司转让中国专利的情况可知,上述列举的公司之中只有西门子、三星和诺基亚向高通转让过中国专利,这三家公司共向高通出让专利198件(去同族后为95项)专利,具体情况见下表:

QQ截图20170911104156.png

(表2数据来源:合享新创incopat创新平台)

表2中西门子公司的专利在转让给高通之前,都经过了惠普、明基、帕姆等公司的多次倒手和转卖,表明剥离手机业务后的西门子公司与高通应该不存在直接的业务联系;昔日的王者-诺基亚与之类似,该公司日渐衰败之后,其拥有的专利也被四处兜售和倒卖;三星公司虽然技术实力不俗,并与高通存在长期的芯片生产业务关系,但是由于三星公司自己也出产类似芯片,所以三星与高通亦敌亦友,两者关系复杂微妙,貌合神离;因此上述公司虽然转让了较多中国专利给高通公司,但交易双方可能只存在比较单纯的商业关系,难以达成深度的战略合作关系。表2列举专利的申请时间见下表:

QQ截图20170911104219.png

(表3数据来源:合享新创incopat创新平台)

从上表可知,西门子、三星和诺基亚三公司向高通转让的中国专利的申请时间主要集中在1998-2003年,主要涉及2G、3G领域技术,申请年代比较久远。

综上所述,西门子、三星和诺基亚向高通转让中国专利的行为,应该是比较正常的专利交易活动,交易涉及的专利技术相对比较老旧,在3GPP、LTE、UTMS等新技术标准领域,上述三公司似乎不太可能与高通达成交易或开展深度合作。

二、华为转让专利的情况分析
与上述三公司相比,华为转让相关专利的行为存在以下诸多异常之处:
专利交易时间的不平常
华为转让专利的交易时间发生在2016年4月-6月,该时段正好是高通和华为谈判缔约中国专利许可授权协议的关键时期,因此华为向高通关联公司-施耐普特拉克转让专利的行为有可能是华为在履行其与高通达成的专利许可协议。
专利受让人的不对劲
上述华为专利的直接受让人为施耐普特拉克公司,其是专做无线辅助型定位系统的厂商。该公司在华申请了52件专利(合并同族后为36项),这些专利均与卫星定位系统(GPS)技术直接关联,而华为转让给施耐普特拉克公司的专利基本上都是与高通主营业务相关的无线通信、视频编码等技术,并不涉及卫星定位系统(GPS)技术,因此华为转让相关专利给施耐普特拉克不过是在掩人耳目,真正的受让者的身份已是昭然若揭了。

一方面,华为专利的真正买家-高通公司在华拥有雄厚的SEP战略储备。据统计,高通在中国拥有GSM、3GPP、UMTS、EDCH、LTE、MMB、GPRS等重要通讯标准必要专利约为1914件,以3GPP标准的必要专利为例,高通在华拥有涉及3GPP标准的必要专利数量约为1595件,去除失效或未授权和合并同族专利后,还剩下645项授权且当前有效的SEP,这些专利在数量和质量上均优于华为在该标准领域拥有的SEP,因此华为转让自己的3GPP SEP给高通只能是锦上添花,并不能像华为收购夏普SEP那样起到雪中送炭的效果。另一方面,未发现高通向华为转让其拥有的任何专利,华为不计回报地进行这种“得不偿失”的交易是很不合理的。

未发现华为向爱立信、中兴、诺基亚、苹果、小米、思科、三星、摩托罗拉、西门子、LG、HTC、欧珀、步步高、微软等公司转让过专利(主要涉及中国和美国专利),这说明华为没有向友商或竞争对手转让专利的前例,但令人生疑的是华为在很短时间内就向高通关联公司转让了较多专利,其数量远超上述西门子、三星和诺基亚三公司多年来向高通转让专利的总和,这表明华为的专利转让行为非比寻常,意味深长。
华为 “手头”的不宽裕
以华为转让高通专利之中占据较大比重的3GPP标准专利为例,据统计,华为在3GPP标准中大约拥有303项SEP,授权且当前有效的专利只有239项,这些专利中包含华为收购夏普的14项SEP,相关专利主要涉及无线通信系统、移动台装置、基站装置、移动通信方法等技术,表明华为在该领域的研发能力可能存在不足,因此亟需收购夏普专利来补强自身短板;华为在3GPP标准中的SEP存在较多被驳回、无效和视为撤回等情况,比如被艾利森电话股份有限公司成功全部无效两项专利 (CN1287628C-涉及一种实现组播业务的方法、CN1327652C-涉及一种在线计费的处理方法),被专利局终局驳回9项专利(CN101632319A、CN102164375A、CN101272588A等),专利进入实审后视为撤回的专利共计10项(CN101796760A、CN101267246A、CN103313376A等),另外还有11项授权后自动放弃的专利(CN101212478B、CN1300974C、CN1327680C等),表明华为可能在该领域的技术可能存在一定的缺陷或不足。因此,任何授权有效的标准专利对华为而言都是稀缺资源和弥足珍贵的。

华为转让专利的不简单
从表1可知,华为转让给高通的专利不但涉及大量标准专利,而且其中有的专利还同时涉及多个标准规范,比如3GPP SEP之中有的专利同时还涉及其他标准,比如CN101686497号和CN103260270号专利还涉及LTE标准, CN1294722 号和CN1753363号专利均涉及 SAE、SAES、UMTS、SEC-IMS等标准,CN1809005号和CN101926197号专利还涉及UMTS标准等;其他标准SEP中还有CN101615961号专利同时涉及SAE、SAES、UMTS、IMS_PSS_MBMS_US、NGN等标准,CN101932026号和专利同时涉及UMTS、LTE等标准,CN1315268号专利同时涉及UMTS、SEC1-SC等标准,CN101459525号和CN101459664号专利同时涉及UMTS、IMS_PSS_MBMS_US等标准。

另外,华为转让给高通的专利中还包含37项2015年华为曾经许可给苹果公司使用的专利,这些专利主要涉及无线或移动通信系统、移动台装置、基站装置、移动通信方法和程序及记录介质等技术,比如CN102142877A、CN101686497A、CN102625354B等专利。因此,华为向高通转让了较多具有较大杀伤力和较高含金量的优质专利。

综上所述,对于 “不差钱”的华为而言,其“自废武功”地向高通输出较多高质量的专利,应该不会只是为了冲抵需向高通交纳的专利许可费,双方有可能“秘密”建立了紧密的联盟合作关系,华为转让的上述专利有可能是为了促成合作而向高通交纳的“投名状”。

三、高通与华为结盟的马太效应
高通是全球最大的专利许可收费公司和最大的无线通讯芯片制造商,高通持有大量涉及CDMA、GSM、WCDMA、TD-SCDMA、3GPP和LTE等无线通信技术标准的必要专利,多年以来高通早已成为移动终端专利格局中的霸主,也成为美国、欧盟、韩国和中国等多国政府反垄断调查的“众矢之的”。华为是全球第二大通信设备供应商,是全球领先的信息与通信解决方案供应商。当过去的通讯产业巨擘摩托罗拉、诺基亚、西门子等都面临衰退危机时,它却在过去10年间年年成长。多年以来华为在美国、欧盟和WIPO等地的专利申请均名列前茅,近期华为频频向三星和美国AT&T等著名通信企业发动专利诉讼,可谓是风头正劲。因此,虽然高通与华为结盟的具体内容尚不知晓,但是两巨头联手可能产生的巨大影响却是不难想见的。
华为的情况分析
将华为2015年许可大量中国专利给苹果公司使用、华为在海外先后起诉中兴、爱立信、三星和AT&T等公司专利侵权诉讼和华为最早与高通达成专利许可协议等情况结合起来,可以看出华为奉行的是“远交近攻”专利战略,即“远交”高通、苹果(苹果和华为出产的智能手机在操作系统、价位和档次等方面尚存在较大差异,并且苹果对华为电信设备领域的业务没有威胁),“近攻”中兴(全面开火)、爱立信(主要在电信设备领域)和三星(主要在4G SEP 交叉许可方面)。

华为转让大量涉及SEP的专利给高通,有可能是在进一步实施“近攻”战略,攻击的目标为国内的其他手机厂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华为虽然在国内积累了较为雄厚的专利储备,但却很难从其他国内智能手机厂商那里收取到专利许可费,面对OPPO、VIVO和魅族等国内品牌手机强势崛起而带来的市场竞争压力,因“投鼠忌器”而“难有用武之地”的华为有可能会采取“借刀杀人”的策略,即通过高通向国内中小智能手机厂商收取相关专利的许可费,来增加竞争对手出产智能手机的成本和售价,从而实现华为相关专利的价值和手机产品的竞争利益。

从华为相关中国专利的美国同族的转让情况上看,似乎可以验证以上的猜测,经检索发现,华为转让了48件(合并同族后只有11项)美国同族专利给施耐普特拉克公司,只占到转让中国专利总量的9%,具体情况见下表:

QQ截图20170911104247.png

(表4数据来源:表1和合享新创incopat创新平台)

从上表可知,华为转让给高通的美国同族专利并不太多,而且其中大部分专利是华为从夏普公司那里收购得来的,华为自己独立研制的核心专利技术并没有涉及太多,因此,虽然华为向高通转让较多中国专利,但其仍然保留着大部分相关专利同族专利的权利,说明华为与高通之间的专利转让交易的重点是中国市场,最终向高通交纳相关专利许可费的主体还是以国内通信企业为主。

高通的情况分析

目前,爱立信在华的专利申请逐年锐减,诺基亚长期一蹶不振,三星正在遭受手机电池爆炸门危机和疲于应付苹果及华为对其发起专利诉讼,因此高通无疑是国内通信领域最具有话语权的跨国企业,其拥有的强劲研发实力和雄厚专利(SEP)储备更是毋需赘述。得到大批华为优质专利之后,高通更是如虎添翼,赢者通吃,其在3GPP、LTE SAE、SAES、UMTS、SEC-IMS等标准方面的控制力和影响力得到大幅增强。根据高通发布的2016财年第四财季财报,高通第四财季净利润同比增长51%,营收同比增长13%,主要得益于高通与中国智能手机厂商新签的专利许可授权协议等。虽然华为转让专利(特别是SEP)数量的增加不能线性提高专利许可费率,但是由于核心专利的数量与许可费率正相关,所以随着时间流逝,这些专利有可能会成为将来提升许可费率时重点考量的因素。一言以蔽之,华为转让给高通的相关中国专利有可能成为高通今后向国内通信企业征收更多专利许可费的重要来源和依据。

已有“前科”的高通如果再次滥用其在无线通信领域的垄断地位,就会很容易触发政府反垄断机构的调查,但是如果在调查过程中能得到华为这样的“贵人”相助,高通就可能可以顺利通过当局的反垄断审查(因为反垄断机构一般会向华为这样的大企业调查情况和征求意见),有了华为的策应和斡旋,高通在国内更是一手遮天,为所欲为。

华为是国内企业的翘楚和旗帜,也是最有实力与高通抗衡的民族企业,如果其选择与高通联手对付国内企业(主要是中小智能手机厂商),这种局面必然会使国内众多通信企业面临的处境雪上加霜,也会让国内SEP专利权人的权利实现、公共利益的平衡和民族通信产业的保护等重大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和棘手。

综上所述,华为向高通转让专利兹事体大,应当引起人们的高度关注和深入研究。

微信扫一扫 关注我们